Saturday, December 5, 2009

是日裝束。


戴了一條很幼的銀鍊子,幼得連肉眼都看不見般。要不是很粗,要不就要幼,我喜歡極端的東西。

像底衫的白上衣:多年前買下來的Jil Sandar。有段時間,真的好追求品質。
紅色冷背心:Sonia Rykiel。驟眼看去,那與手織的幾可亂真。我樂於被人追問:「哇件衫你自己織架?!」
灰外套:U2。你沒看錯,是如假包換的U2。曾是G-2000的姐妹牌子,現在沒了吧?外套大約穿了十年,這十年間,放進洗水機裡洗了幾百次,外套不單沒有變形,連該起的毛頭也沒有。暖是沒以前暖了,不過依然好穿。才百多元。
牛仔褲:MMM4。我一直想知道,藏在褲管位那條打橫的鬆緊帶,用來幹什麼的?是摺起褲腳才見到的。
鞋子:ASH。這是我的第一雙ASH,是那位舊人送的,即是消失在我生命版圖那位,也即是剛在尖沙咀遇到那位。鞋子穿得快爛了,也是時候換了。

週六,就是這個樣子。